营收负增长!贵阳银行高管变动频繁 逾期风险需警惕

营收同比降低

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达成营业收入72.70亿元,同比降低9.43%;达成归是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29.22亿元,同比增长3.23%。

横向比较来看,依据Wind数据,A股上市银行中,上半年营业收入下滑超越9%的只有6家,归母净收益增速低于贵阳银行的也只有5家。贵阳银行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收益增速均排行榜倒数。

纵向来看,贵阳银行营收、归母净收益增速均降至上市以来同期最低,同时营收也出现上市以来同期初次负增长。若从单季数据来看,该行营收已连续两个季度同比降低,今年1、二季度分别降低14.7%、3.8%。

贵阳银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降低,主如果利息净收入和资金投入收益降低所致。

今年上半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64.10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 2.13 亿元。对此,贵阳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因为积极落实减费让利,部分存量贷款实行利率有所降低,加上存款按期化趋势,致使净息差有所收窄。所以,最后的结果是一方面由于日均生息资产规模增长,使利息净收入同比增加约 3 亿元;另一方面净息差降低使得利息净收入降低约 5 亿元。

上半年该行资金投入收益为4.14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 5.86亿元,同比降低58.61%。主如果受债券市场利率波动影响,买卖性金筹资产获得的收益及其他债权资金投入处置损益降低而致使。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滑的同时,归母净收益却同比增长,净收益增速为什么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从半年报中得知,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降低8.74亿元,使该行营业支出同比降低 17.50%,营业支出降低幅度远大于营业收入。事实上,该行上半年拨备前收益同比降低12.55%。

对于为什么信用减值损失大幅降低,贵阳银行在半年报中讲解称,重要原因是2021年疫情期间加强了贷款的拨备计提力度和不好的贷款处置力度,现在贷款资产水平趋于稳定。

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主要会计数据

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降低9.43%,这是该行上市以来半年报营收初次同比负增长;截至8月底,该行A股股价年内已跌超13%

《资金投入时报》研究员 王已然

截至8月末,A股41家上市银行已悉数交出2021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其中贵阳银行股份公司(下称贵阳银行,601997.SH)因营业收入下滑而遭到市场关注。作为中西部第一家A股上市银行,贵阳银行2021年上市后的经营营业额较为稳健,但今年来营收持续下滑着实被人吃惊。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贵阳银行达成营业收入72.70亿元,同比降低9.43%;达成归是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29.22亿元,同比增长3.23%。

与此同时,上半年贵阳银行信用减值损失降低 8.74 亿元,同比大减29.48%;期末逾期贷款145.92亿元,较年初大增86.16%。

另外,贵阳银行行长夏玉琳5月因工作调动缘由,辞去董事、行长等职务,7月,盛军接任;8月9日,同样因工作调动缘由,张伟辞任该行董事、副行长职务。

《资金投入时报》就上述营业收入负增长、信用减值损失大幅降低、逾期贷款大增与高管频繁变动等问题向贵阳银行发送了交流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数据出处:公司财报

逾期贷款大增

贵阳银行今年半年报中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该行逾期贷款为145.92亿元,较期初大涨86.16%。其中逾期90天至360天(含360天)的贷款中,保证贷款较年初大增261.47%;附担保物贷款中的抵押贷款较年初上涨178.41%,质押贷款较年初大增约38.6倍。

同时,截至6月末,逾期 60 天以上贷款余额与不好的贷款比率为 117.88%,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余额与不好的贷款比率为 109.7%。

按监管政策需要,商业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好的贷款,贵阳银行该比率明显偏高。贵阳银行称,重要原因是个别顾客贷款逾期超90天,该行根据债委会一致行动需要,保持其资产水平等级不下调。对于该部分贷款,贵阳银行表示已全额计提拨备,同时,将积极参与债委会有关工作,根据统一步调拓展风险解决工作。

今年,全球疫情持续演变,信贷资产水平管控形势严峻,贷款逾期可能性加强,这将对贵阳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更高的需要。

?

高管频繁变动

2021年上半年营业额不理想、今年前8个月股价下跌超13%的贵阳银行,最近再爆人事变动。

近年来,该行高管变动频繁,近四个月该行行长、副行长相继离任。依据网络情人节通知,该行任职还未满两年的行长夏玉琳因工作调动缘由辞去董事、董事会进步策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资委员会委员及行长职务,离职后不再担任该行任何职务。

7月,盛军担任贵阳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获中国银保监会贵州监管局核准。这已经是该行自2021年以来的第四任行长。此前,2021年11月和2021年6月,李忠祥和罗佳玲先后因工作调动辞去该行行长职务。

8月9日,该行董事、副行长张伟亦向董事会递交离职报告,辞去贵阳银行董事、董事会进步策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副行长职务,离职后不再担任该行任何职务。

高管团队频繁调整会给贵阳银行带来何种影响?新行长上任能否让贵阳银行突破瓶颈?考验,仍在继续。

上一篇:数字金融革新 推进绿色金融 帮助乡村振兴——广东华兴银行亮相第十届金交会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