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信研究评1-7月工业企业收益数据:上游涨价是工业收益增速加快主因

文财信研究院 宏观团队

核心看法

1、从量、价、本钱三原因框架看,ppI价格高位回升是支撑7月工业收益增速加快的主因,同期工业生产已明显放缓、企业单位本钱上涨重压已有所显现。

2、分行业看,收益继续向上游行业集中,中下游盈利有所承压。如1-7月上游采矿业和原材料制造业收益占全部工业的比重高达40.2%,较1-6月份小幅提升0.7个百分点。具体从增速看,1-7月份上游采矿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速较1-6月份提升3.0个百分点,上游原材料制造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速仍在30%以上;同期中游装备制造业两年平均增速连续五个月放缓,除医药行业外的其他下游消费品制造业收益改变有限,部分下游行业收益仍为负增长。

3、预计下半年工业收益增速边际放缓,但降低速度或偏慢。一是中下游企业本钱重压加强,加上下半年工业生产、房产资金投入和出口面临放缓重压,将一同致使收益增速边际回落。二是本轮全球经济复苏周期被拉长,加上大宗产品供给恢复偏慢,预计下半年ppI大概率保持高位,继续对工业收益形成肯定支撑。

4、受需要走弱与本钱上涨影响,本月私企、外企加杠杆意愿均有所降低。除此之外,本月工业企业库存增速继续回升,但预计本轮工业补库存或已步入尾声阶段。

事件:2021年1-7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收益总额同比增长57.3%,两年平均增长20.2%,处于近年来同期较高水平;从边际变化看,7月份规上工业企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长18.0%,较6月份加快2.3个百分点。

正文

1、量减、价升、本钱增,涨价是收益增速加快主因

一是量的方面,受汛情/疫情扰动、需要走弱和环保限产等原因影响,工业生产大幅放缓,如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为5.6%,较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

二是价格方面,受疫情蔓延和环保限产扰动供给,加之国内外经济继续修复影响,主要大宗产品价格有所上涨,7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生产资料价格指数分别增长9.0%、12.0%,较6月份均提升0.2个百分点,对工业收益形成主要支撑。

三是本钱方面,受原材料、海运、劳动力等本钱上升影响,工业企业单位本钱环比继续提升。如1-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本钱为83.63元,同比降低约0.8元,但环比上月提升0.09元。其中,单位本钱环比上升主要由制造业贡献,如1-7月份规上制造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本钱环比提升0.11元,提升幅度高于全部工业0.02元;同期上游采矿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本钱则环比大幅降低0.69元。

2、收益继续向上游行业集中,中下游盈利有所承压

一是从三大门类看,采矿业是支撑工业收益改变的主因。如1-7月份采矿业、制造业和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提供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速,分别较1-6月份提升3.0、减少0.6和减少2.4个百分点,采矿业为唯一改变门类。

二是从制造业内部收益增速看,上游保持高位,中游再度放缓,下游结构性改变。其一,受益于大宗产品价格保持高位和国内外需要回暖,1-7月份原材料制造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速依然保持在30%以上的高位,高出同期全部工业10个百分点以上。其二,受原材料、人工等本钱上升拖累,1-7月份中游装备制造业两年平均增速较1-6月减少1.0个百分点,连续五个月回落,较年内高点降幅已超越38个百分点,且具体从细分行业看,除仪器仪表和运输设施制造业外,本月其他中游装备制造业收益增速均有所放缓。其三,7月份消费品制造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速为17.6%,比6月份加快1.3个百分点,延续稳定改变态势。但消费品制造业收益增速提高仍主要得益于新冠肺炎疫苗及测试试剂等防疫抗疫物资需要提高下,1-7月份医药制造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长41.9%,比1-6月份提升3.1个百分点;其他消费品制造业收益改变仍有限,部分行业收益仍为负增长。

三是收益继续向上游集中,终端需要偏弱、价格向下游传导不畅是盈利分布不平衡主因。受主要大宗产品价格继续有所上涨影响,上游行业收益占比高位小幅回升,中下游行业收益仍遭到较强挤占。如1-7月上游采矿业和原材料制造业收益占全部工业的比重高达40.2%,较1-6月份小幅提升0.7个百分点;同时除医药制造外的下游消费品制造业收益占比继续刷新历史新低,降至15.1%。

具体来看,终端需要偏弱,价格向下游传导不畅仍是致使企业盈利分布不平衡的主因。历史经验显示,国内采矿业、原材料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消费品制造业收益走势,分别与采掘工业、原材料工业、加工工业和生活资料工业ppI价格行情走势高度有关。疫后采掘工业和原材料工业ppI大幅攀升,7月份两者分别高出全部工业ppI增速29.7和8.9个百分点,致使工业收益向上游集中;相比之下,生活资料ppI持续低迷、保持在0附近,致使下游消费品制造业收益占比持续回落。

四是高技术制造业收益持续领跑。7月份,高技术制造业收益两年平均增长37.2%,比6月份加快5.7个百分点,比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高19.2个百分点,经济中新动能的贡献日益增强。

3、预计下半年工业收益增速边际放缓,但降低速度或偏慢

一方面,受原材料、海运等价格保持高位影响,中下游企业收益空间持续遭到挤压;加之下半年工业生产和房产回落重压加强,出口支撑边际趋弱,将一同致使收益增速放缓。但另一方面,疫苗接种和疫情演进分化决定本轮全球经济复苏周期被拉长,同时受制于近年来主要矿企资本开支放缓、全球疫情反复,大宗产品供给恢复偏慢,加之全球流动性泛滥,预计将来ppI大概率保持相对高位,继续对工业收益形成肯定支撑。

4、需要走弱与本钱上涨,共致私企外企加杠杆意愿降低

2021年7月末,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3%,较去年同期低0.4个百分点,环比上月亦减少0.2个百分点。

从资产和负债增速看,两者均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但资产增速更高致使资产负债率环比降低。如7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和负债增速分别为9.0%和8.2%,均较上月减少0.3个百分点。企业资产负债增速降低或与最近国内需要明显放缓、信贷增速走弱有关。

分企业种类看,外企和私企资产负债率环比均有所减少,仅国企资产负债率与上月持平,表明需要走弱、原材料价格上涨致使民营企业和外企资本开支意愿明显不足,但上游行业收益维持高增对国企资本开支形成支撑。如7月末国企、外企和私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53.4%和58.3%,分别较上月持平、减少0.3和减少0.3个百分点。

5、企业补库存或步入尾声阶段

2021年7月末,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长13%,增速较上月末继续大幅提升1.7个百分点。工业产成品库存增速继续回升:一是二季度以来,国内工业库存高基数效应趋于减弱,有益于推进产成品库存增速提升;二是受国内需要放缓影响,企业产成品库存或有所积压。

展望下半年,预计工业企业库存增速保持高位一段时间后趋于回落。一是伴随中、美、欧三大经济体需要依次见顶回落,加上ppI大概率进入高位震动区间,企业补库动力或边际放缓。二是自2021年末以来国内工业企业补库存周期已持续一年半有余,中游装备制造业库存增速已高位放缓,同时上游原材料制造业和下游消费品制造业库存也均已有所回升,后续上行动力边际趋弱、上行空间有限。

胡文艳

上一篇:统计局:做很大宗产品保供稳价工作 帮助企业纾困解难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